正式进入BFA之汇报。。。报。。。报。。。

Posted On 九月 6, 2010

Filed under BFA LIFE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看来就算是洋溢着“平等自由”的电影学院也无法摆脱形式主义的束缚,开学典礼只是个过场中的过场,似乎全中国高校的校长、老师都只会做同一篇发言,是不是教育部会审查发言稿啊?还是中宣部在高校内部发布了一篇样稿供各位校长大人之参考?

总之,下午系里的迎新会还是让我对电影学院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心。见了系里大多数的老师,印象尤为深刻的,除了自己的导师杨远婴老师,还有郝建老师,陈晓云老师,和一位我没有记住名字的女老师(实在对不起您啊,我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了感叹您跟蔡卫老师的神似之上,啊,真的太像了,太像了,像像像!)。郝建老师,在我进电影学院前就已经对他大名如雷贯耳了,原因是,一师哥透露说到这是位在“宪章”上签了字的老师,其他就不用我多说了。陈晓云老师和“蔡老师”莫名的让我感觉恍惚间我又回到了广院,原因目前不详,唉。最后,就是我的导师啦!啊,她说了很多话让我无法不像只啄木鸟般的点头啊。她的话确实让我之前的担忧和困惑一扫而空,“不要妄自菲薄”,是啊,史和理论是多么重要的基础,电影技术多么的机械和有限,无限的永远是人的大脑!在当今中国这样的电影环境里,保持自我的纯粹和坚定,一定是我在实现自己的电影梦想道路中所必须要坚持的原则。偶然的能与在日本从事电影研究三十年的晏妮老师见面交流,让我相当的意外,当然,也从中吸取了很多“意外之财”。脚踏实地的看片、熟悉史、读出史料背后的东西,这无疑是前辈在学术研究上的宝贵经验。看来,不管如何,脚踏实地是我要必须遵循的原则之一。多看片,多看书,放宽眼界,打开心眼,脚踏实地,我相信电影学院让我这三年逐步走向梦想实现的大门。

呃,陡然间,我发现我真是深受应试作文毒害的花骨朵,这文章写着写着就成了这样的感想八股文。脑袋空空,眼大无神,这样不行,开始新的旅程吧。既然肉体已经停止发育了,那就让我的灵魂带着我继续前行发育吧!

加油!

未完成的第一篇

Posted On 九月 2, 2010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我还真是又懒又矫情.草稿箱里已经堆了3篇文章,却终于又开启了一篇新文章.原因太简单了,因为我一旦点了publish,那它可就成为我这个新blog的开山之作啦!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太重视一些概念,一些虚拟的意义了.其实不过是场心理游戏.这道理我当然懂,毕竟踉踉跄跄的过了20载,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悟出这样得所以然,只不过只不过这就是个矛盾,而我还没有那种能耐来解决这样的矛盾,更何况,其实我压根就没打算要解决什么矛盾,”存在即合理”.

废话了这么多,突然又意识到一点:抛弃我先前断断续续,经营惨淡的诸多blog,跑来这里混个new start,再套上一个帅气的形容词”brand”,一个”新”字怎么就这么的吸引我?记得以前有人给我看面相,就说道,我会是一个做事不能善始善终之人.真是说道我的心坎里了.从小到大,我烧了那么多壶水,还真是没有一壶烧开到100度的.终于,20年后的今天,我已然已经如此从容的面对它,谈及它,而无半点羞耻之心.我说,这就是我的personality.习惯了,不管是好是不好(本来评判标准就带有绝对的主观性),就真得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好像某种器官,某种平时感觉不到,一到关键时刻就拉你后腿的器官.听起来真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我怎么就变得这么无所谓了?等一下,我为什么总是要找原因?(哈哈,这句话也是在找原因啊.)算了算了,恐怕就是源自安全感的缺失.我真觉得,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归结为”sense of security”的缺失/寻找上.

(哈哈哈,我要睡觉了,这篇文章就又成草稿了!!!)

终于,这篇2010-01-06的小文章在2010–09-02被我正式授予了发表的approval。就是你了,“未完成的第一篇”,我的第一篇on WordPress。

背叛

Posted On 四月 5, 2010

Filed under 情感日记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一切都像梦一般的美好,也许,可能正是因为像梦一般,才终于有了醒来的另一边。

大概也是凑巧,今天去法国文化中心看了《广岛之恋》。

一切看似都是那么的完美。

我们的恋爱,我们的故事,我们的心,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言语。一切都是那样完美。

“你看这片子,很牛比的用现在时讲述过去。。。”“所以,人对于记忆是有选择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情书》里的藤井树,想到她对他父亲去世所选择的逃避。

只是没有想到,晚上,我尽然也被记忆戏弄了一番,直到现在手还在发抖。

我是个纯粹依靠记忆活着的人,不折不扣的沉迷于过往所有的记忆里。这些记忆,是我最为珍贵、最为骄傲的财富。一直以来,我最乐中的事情,便是躺在床上,望着窗外飘浮的白云,开始徜徉自己的记忆。

我所整理的记忆,实在是太丰富了,胜过任何一部我所钟爱的电影,甚至超过所有我钟爱的电影们。我常常会跌陷其中,一切仿佛瞬间在云朵里时空倒流,记忆里得每一个人物,每一个表情,每一立方空气,都是那么清晰,随手触及。我不断的在自己的臆想里重复着这些记忆。一遍,一遍。却没有注意到,其实这些记忆已经在一遍遍的重温中,渐渐发生了改变──朝着我所期望的方向,不断得到了润饰。这也导致了我更加迷信于自己的记忆,更加爱护自己的记忆。尤其,是对于某一个人,对于自己最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份爱的记忆。

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跟这份爱得记忆产生关系。或者是我前进的动力,或者是我惆怅不已的原因,或者是我相信自己的资本。。。 。。。简而总之,因为这份爱得记忆,我勇敢地走过我不曾预料的大学生活。

但是,也就在今晚,就在半个小时前,当这个人重新带我走回记忆时,我却突然猛醒。原来,这段记忆已经被我美化得太过童话,竟抹去了所有我所厌恶的元素。可想而知伴随其来的山崩地裂。这是打破我记忆的一支坚冰,毫无征兆的刺穿了我的梦,刺痛了我的心。瞬间,记忆里的人、事、空气,全都遍了味。现在,我的记忆完全笼罩在灰色的雾霭之中,没有任何方向与生气。

我的心彻底凉了,仿佛自己所坚持的一切,都改变了。

我所选择的记忆,终于背叛了我。打得我措手不及。

乱了,沉默了,颤抖了,哭泣了,心碎了。。。 。。。

不知道现在写下这么多,以后再看时,是否明白自己所指的,是些什么?!毕竟,我早都习惯选择我的记忆。虽然那么不可靠,确是我生活里所唯一拥有的永远。

就继续让记忆来控制吧。。。 。。。我累了。

Posted On 十月 11, 2009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最近特别喜欢Muse,再具体点,是特别上瘾Resistance这张专辑。
最近看不进去单词。
最近着急各种考试和申请材料。
最近身体状况各种每况愈下。

最近。

没有最近。

很讨厌这种描述极致的高强度程度复词。什么叫最啊?
要我说,有个“比较”就行了。“最”是永远也达不到的程度。不对,我又绝对,什么是永远啊?

从今天起,我要彻底摒弃这些绝对的、极致的词汇。

说回Muse,我刚刚确定了一件事情,现在在回味他们的一首歌。我特别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记录一下。

I know you’ve suffered
but I don’t want you to hide
It’s cold and loveless
I won’t let you be denied
Soothing
I’ll make you feel pure
Trust me
you can be sure

I want to reconcile the violence in your heart
I want to recognise your beauty’s not just a mask
I want to exorcise the demons from your past
I want to satisfy the undisclosed desires in your heart

You trick your lovers
that you’re wicked and divine
You may be a sinner
but your innocence is mine
Please me
Show me how it’s done
Tease me
You are the one

I want to reconcile the violence in your heart
I want to recognise your beauty’s not just a mask
I want to exorcise the demons from your past
I want to satisfy the undisclosed desires in your heart

Please me
Show me how it’s done
Trust me
You are the one

I want to reconcile the violence in your heart
I want to recognise your beauty’s not just a mask
I want to exorcise the demons from your past
I want to satisfy the undisclosed desires in your heart

我还是那个我。
不会爱自己,不会珍惜自己。

真可惜。

忘了说,这首歌叫做Undisclosed desires.

Heartbreakingly, this time my undisclosed desires would remain closed from now on.

小蘑菇失眠了

Posted On 九月 2, 2009

Filed under 个人日记

Comments Dropped one response

九月一日。
特別有料得一天。
有料到讓小蘑菇終於失眠了。我說的是那種徹底得失眠,堵著耳朵數數都睡不著得那種失眠。
耳邊一直“呼呼呼呼”得飄蕩著一個頻率,腦海里不停上演各種亦虛亦實得畫面。

在我熟悉得西北路,突然衝出個維族大媽,拿著帶有病毒得針筒紮人。

胡思亂想。
突然覺得,現在得烏魯木齊令人聞風喪膽,宛如the city of dead…好像另一個版本得索多瑪,只是,民族矛盾取代了耽溺男色得淫亂,相比之下,或者更加令創世者失望,它會不會最後也派去天使毀了這城?

我被自己得想法嚇到。

我並不想談論歷史,談論民族,談論政治,我只是很純粹得在感情上希望那個賜於我生命得故土能有一份安寧。我知道,強烈得感情已經讓我失去了理性得判斷能力,也剝奪了我做夢得資格,只剩下膽戰心驚中得模糊記憶。

從沒有如此得思念一座城。突然間,那座記憶中得城,那些樓,那些路,那些車,那些人,那些樹,那些湖,所有那些承載和見證了我成長得氧氣於藍天,變得那麼遙遠,且好像易碎得玻璃,彷彿一個小石子就能徹底將其毀滅。

心痛了。

家裡一日不安寧,我一天無法安撫自己得靈魂。夢魘里,我是遊蕩在空中得,一個沒有歸屬得幽靈。

未來沒有答案,失眠加重了我得憂傷。

心更加痛了。

就是這樣,夜在痛中漫過,第二天得太陽卻依然照不到我一片黑暗得世界,卻只聽那心臟微弱得跳動,伴隨著鮮血滴嗒,滴嗒。

小蘑菇失眠了,或者很快,就會失明。。。

挣扎

Posted On 六月 17, 2009

Filed under 情感日记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越来越不容易。

想念山上的星空。

那份自然的力量。

请不要再折磨我。

我想要恬静的生活。

宁可这一切只有黑与白。

May 27th

Posted On 五月 27, 2009

Filed under 情感日记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5月27日。
天阴。
云连成一片。
“你的心里爱我吗?”
云笑着没有回答。
 
歌里唱到,“其实我不在乎,只要你不要飘太远。”
 
一点点,一步步。
我已经清楚。
云会飘走,吹散。
渐行渐远。
风的终点,会有谁在等待。
 
写的心情,只有虚无。
故事还没发生,却已经有了结局。
是太快,还是太慢。
 
走到窗前,微风钻过纱窗的空隙。
夏天的味道。
微凉。
 
五月末尾。
消磨殆尽的时空。
朦胧停摆。
 
或者在飘,
或者停驻。
 
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后。
 
我依然。
坐在这里。

please, God!

Posted On 一月 14, 2009

Filed under 个人日记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God…
Please, stop punishing me… …
It’s too much for me to take… …
I’ve learned enough… …
Don’t push me to death… …
Please… …make me alive… …
 
Why can’t you just let me go?

If by life you were deceived… …It’s year 2009 now, anyway!

Posted On 一月 1, 2009

Filed under 个人日记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If by life you were deceived,
Don’t be dismal,don’t be wild!
In the day of grief, be mild .
Merry days will come, believe.
Heart is living in tomorrow;
Present is dejected here;
In a moment,passes sorrow;
That which passes will be dear.                                                                                                       
                                                    —Alexander Pushkin

This is my favourite poem all the time. And now it is dedicated to my colourful 2008 year.
May the good kept forever and the bad gone forever… …

It’s definitely the most dramatic year I’ve ever experienced so far, esp the second half.
I fell in love with James.
I decided to transfer.
I experienced the Olympics.
I suffered from loads of stress.
I felt every aspect in a 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
I had my 20th B-Day with my beloved one.
I … …
I … …

No matter how sweet or bitter these experiences once tasted, they all have become my precious treasure which would be part of my life forever and always remind me of the past and show me the future … …

I love my life!

Thank God for everything he brought to me.

So long, 2008!

and Hello, 2009!

I am ready!
(I know it’s gonna be another tough year cuz I am in my tough age!^^)

Add oil, my dear Liz! The world is at your feet now~! Bring it on!

Stupid me…

Posted On 十二月 29, 2008

Filed under 情感日记

Comments Dropped leave a response

Nothing more to say.
stupid me… …
 
All is just a waste of time… …
 
出力不讨好~!
愚蠢。。。
 
回归狗屎~!
 
Fuck the hell "Happy in the meantime"!
 
CTMD!
 
ps, seriously, who should I go for to be my company on that day? Is there on earth someone truly reliable in this damn world?
下一页 »